定襄七岩寺:亘古不灭的“真迹”探寻

发布时间:2017-03-07   点击次数:491

    

    在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的定襄县城东南15华里处,有一座挺拔参差、别有天地的山峰叫七岩山。“本山起自长白,支分为太行。止于本县界窑头之背,突起一岭,横贯百里。此岭远望如门,东西立石如巨人。岭逸西北,山峰凸矗,高下成列。忻县翼于左,五台翼于右,牧水伸颈于前,阳曲延尾于后,滹沱营卫于西北,俨然若凤状。峰峦七阶,叠翠无穷,此七岩之所以得名也。”(《晋府重修惠应庙记》)岩山呈石灰岩地貌,林茂草丰,峰岭峥嵘。岩腰天成一穴,唤作七岩洞,深二十一丈许,宽五丈余,阔达异常,可容百人。洞顶滴水,四时如甘霖。洞府前俯后仰,幽静深邃。洞内冬暖夏凉,不同凡谷。洞有夕阳返照之景,期在夏至之前后七日间。至时,洞放白光如素如练。若置身其中,如入仙境,美不胜收。金代诗人元好问《游七岩山》中有“落景未知还”之赞美诗句。洞内有七宝池,又名惠泉,小巧如坛,水清见底,雨涝不溢,天旱不涸,用去复来,到位即止。故在宋代以前七岩山有七宝山之称。洞因势分,可约三段。前有圣母祠,中有惠泉,后有磨笄遗像。

  据本寺住持释悲忠法师回忆,七岩洞前,原建有慧应圣母祠。慧应圣母原指春秋战国时期赵襄子的姐姐摩笄夫人。摩笄夫人自幼许配代州国王,后来赵襄子为扩张领地,设宴将代王毒死,派人迎姐姐回归。夫人说:“吾受先君之命,摈于代十余年矣,代王何故,主君屠杀之?今代已死,吾将奚归?且吾闻,以弟慢夫,非仁也,以夫怨弟,非义也。吾不敢怨,亦不敢归,遂泣而呼天,磨笄自杀。”后人为了纪念这位烈女,在七岩洞前建庙,四时祭祀,香火不断。到宋朝时,朝廷尊崇烈女,加封为圣母。大约到了元代,民间逐渐赋予圣母一个新的使命,就是给无子嗣的人家送子。于是,圣母祠前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相邻的惠泉呢,也是逐渐有了功能用场,人们往往在圣母祠前叩头烧过香罢,然后顺便到惠泉中捞取鹅卵石。据传,捞到后,要小心翼翼地用红布包好,带回家中,供在灶君神位前。如当年怀孕,次年得子,便要到圣母祠前还归原捞取的石子。这叫感恩图报,物归原主,保佑子息不断。届时,家家户户要蒸供,做花,给圣母披红。更有甚者,还要雇八音会吹奏庆贺。久而久之,惠泉也被民间叫成捞儿洞,慧应圣母也用山名作了姓,称七岩圣母、七岩娘娘了。

  与(圣母)七岩洞相望,北朝东魏天平年间建有千佛殿,古称灵光寺。如今殿已不复存在,但千尊摩崖造像仍清晰可辨,但亟需保护。并刻有上下两层碑文,为僧人慧端等刊石。另有北齐天保七年(556 年)广武令赵郎奴等刊立造像及题记和唐先天二年(713 年)造像及题记。2007 年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公元840 年,唐代日本高僧园曾光临七岩寺,为七岩山佛教文化的传播、交流打上了见证国际交往的烙印。

  沿七岩佛路拾阶而上,领受着“两山相觑风光至,一水独吟晚照篇”的诗意境界,远远听到有环佩水流声,循声不觉已到七岩文殊洞。据传说,文殊菩萨去五台山路过此地,感觉此处清泉涌动,清凉宜人,风景甚为秀丽。于是沐足于泉中,因此在此处留下了腿部痕迹。后人据此传说,为求吉利,形成“抱腿佛”纪念文殊菩萨,始建此洞。这些传说中的修行灵迹,吸引了无数闭关修炼的僧俗弟子景行仰之,而文殊洞尤以奇险、俊俏引人入胜,驻足往返。

  一座寺庙,就是那方水土的民俗民风展示;一尊圣像,就是千万民众的精神寄托和道德呼唤;一块青石古碑,就是一个留史佐证的记载和一本感天动地的忏悔录。

  夕阳下山,在七岩山观音洞口驻足远眺,别有情趣。此时想起“坐拥青山卧览云,西赏夕阳东参禅”的诗句,方才似有所悟。

  风清月朗,几多蟋蟀浅吟低唱,四野的万寿菊飘来淡淡的清香。兴致而归,感慨万端。“月圆月缺月色空,云卷云舒云自在”,这对于为城乡生计劳累奔波,为人情冷漠郁郁寡欢的经行者,可是一句警世恒言。佛就是智者的化身,就是我们的启蒙老师。权衡得失,发人深省。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仅存的一个伟大国家,为什么其他三个文明古国不复存在了,很多人不知其中奥妙,其实这完全得益于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诲。中国文化是爱的文化,是善的文化,佛法让人断恶修善,知恩报恩,礼敬他人,就是服务社会大众,造福人民。七岩山不正是一本活化的教科书吗?笔者认为,七岩山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保存了20 块摩崖石刻及碑刻等,其内容涉及定襄的历史、地理、建筑、民俗、物产诸多方面,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有实物可考的元魏古寺之一,现有北魏至北齐摩崖造像和碑刻四处以上。面对着七岩寺,我不禁感慨万千,历史的沧桑和文化的厚重令我诚惶诚恐:抢救文物、传承文化,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