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德院士在定襄调研并发表重要讲话(附全文)

发布时间:2017-12-14   点击次数:885

 

2017年11月16日—1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化工、冶金与材料学部常委、副主任,全国不锈钢与耐热钢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山西省专家学者协会会长王一德带领专家团队来定襄进行调研。专家团队实地查看了山西天宝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永旺国际物流园区、出口法兰锻件质量安全示范区、国家法兰锻件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山西恒跃锻造有限公司、山西艾斯特耐茨有限公司、山西昊坤法兰集团有限公司、山西管家营法兰锻造有限公司等企业。

17日上午九点,在县委三号楼二楼会议室召开了座谈会。会议由县委副书记、县长张生明主持,专家团队、省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许富昌,市政府副市长范建民,县委书记张文斌,县委副书记、县长张生明,县委副书记王殿君,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赵亚峰,县政府党组成员张海瑞以及县相关部门和16户锻造企业代表参加了会议。在听取了政府党组成员张海瑞关于定襄县法兰锻造产业发展情况的汇报,与锻造企业就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进行充分交流后,王一德院士作了重要讲话。

以下为王一德院士在定襄调研座谈会上的讲话:

这次来定襄是按照省科协许书记安排,带着任务来的。定襄非常有名,在我脑子里是很有印象的一个地方,遗憾的是我以前没来过,从2005年底就想来,但由于各种原因拖到了今天。这次来了以后感受很深、收获很大,心情比较激动,很振奋。

昨天看了几个厂都是你们地区的亮点、优势企业,我昨天一再要求去个比较差的地方看,没有给我安排,当然也看了夹棒锤。因为我在工程院,到过的很多地区,都希望给你看最好的,我都是临时提议要看个差的。因为我们是要解决问题,解决产业的问题,而不是完全解决某一个企业的问题。产业的问题就应该好的坏的都要看一看,这样才能提出好的未来发展的建议。但是我说首先我们是奔着产业来的,不是奔着某一个企业来的,这是我这次来的定位。所以今天我讲的相对比较宏观一点,因为产业它就是一个宏观的概念,它不完全针对某一个企业。但是我想我的发言可能会对在座的企业家们、政府的领导同志们,有一些启发,对定襄法兰锻造产业未来的发展思路有一点帮助。昨天看了五个企业、三个单位,应该讲都是很有特色的。今天又听了一下海瑞同志的介绍,其实昨天在路上他已经给我上了一课了,思路非常清晰。一是非常宏观的概括了定襄法兰锻造产业发展的情况,把现状讲的很清楚;二是对未来的规划提出的“12427”比较准确,我认为县委县政府说的比较到位,特别是“四条路径”我非常认可,实际上我想的很多跟你们“四条路径”是有相同之处的;三是对现在产业上存在的问题和未来发展可能碰到的风险也说的比较条理。应该讲做了很全面很到位的阐述,这说明县委县政府对这一块是高度重视认真安排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也是定襄法兰能发展到今天很重要的保证。我自己感觉到中国如果离开了党的领导,离开了政府的领导是很难办成事的。这次来以前你们给我发了大量的材料,我都详细的看了,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很多适应发展需要的文件和措施,这些措施很多是很快就能落实的,当然也有一些需要有一个落实的过程,总体来讲收效显著。昨天我们老乡王永旺对张书记高度评价,充分显示出外来户对当地环境的依赖性。所以我自己觉得应该讲昨天的看、今天的听收获很大,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我本来准备讲三个问题,现在看来有些重复的我就不讲了,今天重点讲两个问题:

第一,法兰锻造产业在定襄的重要性。我认为怎么定位都能说的过去,因为它的利税、GDP都占全县的60%以上,出口占忻州市的80%以上,所以它不仅是支柱产业,更是最重要的基础产业。这个定位在全国也不是特别多的,这个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珍惜,一定要继承再发展,不要轻易的把它抛弃,任何产业的发展都是有曲折的过程。但是一般来讲有企业的灭亡没有产业的灭亡,产业灭亡相对比较少,过去的老旧相机现在已经完全没了,但是这种传统型、基础性的产业完全破产是很少很少的,所以我觉得只要我们做的好,定襄的法兰锻造业在未来的几十年不会消亡。我在科学院有一次做报告,我说钢铁据我的判断未来一百年、三百年、五百年还找不到一样东西完全可以替代,钢铁矿产资源多,性价比好,能广泛的运用。所以今天我对定襄地区的法兰也做一个这样的预测,我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法兰是离不开的。因为法兰是重要的部件、连接件,只要有管道的地方就需要法兰,只要有机械工程的地方都需要锻件,只是说我们怎么适应整个产业发展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要高度重视这一块,这是我想说的一点。

第二,根据海瑞同志讲的以及我了解的问题,我想提几点建议。

一是要坚决淘汰落后,压缩过剩产能,实现减量化发展。因为现在整个法兰锻造行业产能是过剩的,产能过剩是我们国家经济的新常态。过去是短缺经济现在是过剩经济,几乎所有行业都是过剩的,除了新型产业。据我了解定襄原来有锻造企业900多户,后来压缩到567户,现在变成324户,张县长和我讲实际开工的是260多户,就算260户和324户相比我昨天算了一下也是有20%的需要淘汰,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停产的实际是处于落后或者是落后的边缘。所以淘汰落后,压缩过剩产能要很坚决,该淘汰的坚决淘汰。

二是整合重组提高集中度,实现规模化、专业化生产。现在你们的企业太多了,你们现在产能都不一定能达到100万吨,还得300户分,必然会导致同质化竞争,必然不能实现专业化生产。所以我认为企业多、小、散的问题要加快解决。我思考,能不能用一两年的时间由300多户变成100多户,再由100户压缩到50户,50户里再有一两家世界第一的,就像太钢做到世界不锈钢第一一样。做第一很有好处的,发言权、话语权、影响力都在你这。世界第一高峰大家都知道,第二高峰就没有人知道。现在你们有些企业是有基础的,我们要打造几个世界第一的企业,产品是世界第一的、规模是世界第一的、品牌是世界第一的。既然我们要建成世界法兰之都,就是必须要有非常鲜明的特色,所以集中度低的问题,我觉得要下决心。但集中度低的问题,不能怪政府,也不能怪市场,更多的是因为发展的过程。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难度是很大的。

首先是观念问题。你到温州地区去,谁都要当小老板。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我做了一些统计,我们的民营企业改革开放前20多年平均寿命是五年,改革开放以后30年平均寿命大致上是七年,我们的平均寿命远远低于德国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德国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平均在50年以上,有的上百年。为什么?一个是接班问题,一个是我们观念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观念问题。所以说,整合首先要解决我们的观念问题。不要谁都想当老板,人是有强的有弱的,我能做什么,就放在什么位置上。人不可能是万能的,所以企业也是一样的。企业我觉得首先老板们观念要转变,除非你自己觉得我这个就能一辈子搞下去,那你就搞下去。你不能搞下去,趁早就及时转向。转向有两个方向,一个就是转行,另一个就是重组。

我觉得提高集中度的第二个方法就是成立股份制,就是要找一个第三方来客观的进行公证,对每家企业进行资产评估。这个评估不能靠当地也不能拉关系,需要客观公正的评估,评估之下成立股份制。

第三个办法就是政府要加大引导的力度,政策支持必须符合国际的方向,符合国家的需要。政策支持就是按照整个产业发展的方向,按照国家的需求。政府将来对成立股份制愿意集中的给予政策支持,其他的不愿意的,我也不会强迫你,但是我对你的支持力度会大大减少,这样才能引导他。提高集中度以后,我想这里面就可能会产生那么三五个国际知名的企业。能不能设想一下再用个五年到十年或者十五年到二十年,我们出来那么一两个真正国际上最知名的法兰锻造企业。然后再搞上三五家集中度比较高的,我现在随便设想一下,通过这样集中以后,我们前五名的企业或者前八名的企业能不能占到整个产值销售额的70%以上。国际标准,一般前五名占到50%到70%就算高的集中度。这一点我是给县里提个思路性的东西,这样我觉得定襄才能把中国锻造之乡转化为世界法兰之都。也只有这样,我觉得才能在现在的基础上实现专业化分工。必须有相当的规模,先进的技术才能在这个地方实现。慢慢的我们由世界法兰的产业中心变成世界法兰锻造的创新中心,我一直讲创新中心滞后于产业中心。回顾一下整个世界都是这样,先是产业转移然后创新转移,创新永远是落后于产业的。那么,到那时候我们讲,法兰锻造的世界之都,他可以是世界法兰锻造的创新中心、创新基地。到那个时候,我们真正可能成为世界法兰锻造行业的引领者。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成为世界法兰锻造标准的制定者。

所以我今天的第二点意见,就是通过提高专业化、规模化,把标准定的更为长远。现在有一种说法叫:三流国家做产品,二流国家做品牌,一流国家做标准。企业也是这样,三流企业是做产品的,二流企业是做品牌的,一流企业是出标准的,标准就是话语权。我刚刚看了你们的材料,有些企业已经开始参与一些标准的制定,非常好,已经开始起步。我们现在中国虽然发展很快,但是我们真正成为标准制定的还很少。标准是真正的话语权,是引领者,所以我想在这个方面还要再加强。

三是通过不断的升级改造,优化产品结构,走差异化、特色化、高端化产业转型发展之路。这是所有产业发展的必然之路,也是定襄产业发展的必然之路。这里重点讲一下怎么样去走差异化、特色化、高端化?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差异化、特色化、高端化,以及为什么要走和怎么样去走?我想,差异化、特色化、高端化发展是一个不断创新、不断升级的过程,我们要从差异化的分析中间找到突破口,自己的企业到底在哪突破?要跟别人比较。在比较中找到自己可以突破的地方,将自己的基础、别人的弱势、自己的优势进行充分比较,另外还有市场分析等等。在找到突破点后,抓住的这个突破口就是你的特色,也就是在特色化的发展中发挥优势,走向高端化。所以差异化是基础,要找准;特色化是关键,要培育;高端化是根本,要瞄准。就定襄法兰企业而言,少数骨干企业已经初具规模,有了一些成功的经验。但大多数企业现在还正处在升级改造、优化产品结构的阶段。所以我建议在定襄法兰企业中,普遍搞一次差异化、特色化、高端化的调研,弄清楚自己的企业,到底特色在哪里,跟别人的差异在哪里,准备怎么突破。让企业之间有一个对标,可能会找到新的突破点,可能在定位上就会不一样。同质化是现在我们国家最大的毛病,同质化竞争是最大的问题。那么怎么样才能实现差异化?一要靠特色的产品,特色产品靠什么,靠特色的生产线;二要有特色的经营管理模式,电商的问题、大数据的问题,这些都要通盘考虑;三要合理布局,主要是解决厂内物流成本的问题,我们中国的物流成本占整个产业成本的占比是比较高的。

对如何升级我讲几条具体意见。第一是质量升级,对定襄来讲质量观念必须树立起来,过剩经济跟短缺经济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现在你们有了一些检测手段和平台,检测手段平台不是做样子的,不是给人看的,是必须实实在在的去做最后的检测把关,要共享共用,共同提升;第二是产品升级,就是要由低端走向中高端;第三是工艺装备技术的升级,这是质量升级的物质基础和根本保证。不断的开发采用更新的工艺和技术装备,不断的智能化、自动化,这是我们未来的方向。特别是刚刚张县长讲到的,夹棒锤要限期淘汰,政府要鼓励,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

四是延伸产业链,向服务化转型发展,走国际化发展的道路。过去有一个微笑曲线,这个曲线就是说头上是赚钱的,过去主要是设计、创造,中间是制造,涉及利润最小,然后后面又翘起来了,这就是延伸,两头是高利润的,中间制造这一块是利润最低的,这就是公用的微笑曲线。现在我们的产业链有的开始延伸了,比如零件开始向部件转化,有的甚至开始向装机转化,这是非常正确的发展方式,因为越向后面延伸,产业附加值就会越来越高,也就是说要和最终的用户紧密对接,甚至把用户的活儿揽到你这个地方,他拿起来就直接能用。我举个例子,太钢搞港珠澳大桥的钢筋,过去国内所有的钢筋都是普通螺纹钢,所有在中国建桥的就没有用过不锈钢,所有对接的机械都用不了不锈钢,太钢就搞了一个钢筋对接的整体机械,拿去港珠澳大桥就可以直接用,由此打败了五家竞争的国外企业。所以现在就是要我的产品要拿到工地上、车间就直接能用,而不经过中间环节,这样客户自然就流向你了,这是下游延伸。上游延伸我今天也说一下,我有个想法,我们定襄也有两家钢厂,现在物流成本在国内占比太大,钢材如果从外地采购,应该是超了300元/吨,如果按70万吨来讲,就是2.1亿,按50万吨就是1.5亿,如果能省下来是什么概念。第二个运出去的成本,以30%的废钢量来算,100万吨就有30万吨废钢,而且现在废钢价格非常低。所以我设想,能不能把现有的两个炼钢厂进行置换性的改造,但是这个必须报省里,因为钢铁新增产能就是要省政府批的。你用一个减量置换,异地转换,这是允许的。所以说将来大部分普通的钢材,能不能就地来解决,但是前提是要做方案,要向省里审批。

另外,国际化是企业做大做强的重要标志,正好现在又在搞“一带一路”,现在民营企业走向国际是很多,据我所知现在海外投资项目民营企业已经占到70%,资金额也占到50%,民企已经占了国外投资的半壁江山。现在我们只是产品出口,将来我们如果有一两个龙头企业,我觉得我们就可以考虑国际布局的问题。比如说现在出口到欧美,将来第一步在那里建立一个经贸点,第二步在那里建厂,这样一来,将来定襄的法兰就会真正成为世界之都,同样,走出去的企业一定要抱团。当然,不要继续单一的进行产品出口,产品出口是初级的,升级就是要变产品为产业性的出口,在国外建厂。一个企业真正想走向国际化,最终必然是产品、工艺、装备一体化发展。

五是环保治理、节能减排、废弃物再生回收。这个是环保方面的,一个是噪音问题,二是废弃物排放,三是资源再生利用。这里因为时间关系就不多说了。

六是加强研发投入和人才引进力度。组建产学研创新联盟,成立定襄法兰锻造产业的创新中心或者产品研发中心。也可以考虑建立一个技校,因为我们有20000多从业人员,现在纯粹是靠经验在锻造,将来要通过培训把技术摆进去,这样工人的理念、意识会得到进一步提高。人才要在当地培养,才能留得住。

我对定襄的锻造产业非常有信心,基础很好,而且县委、政府也非常重视,已经出现了很多亮点,再努把力,定襄一定会早日成为世界法兰之都。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