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鼠进风匣联想到“工匠精神”

发布时间:2017-11-16   点击次数:269

老鼠钻进风匣里——两头受气,虽是歇后语一则,但我确实遇到过。

十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在睡梦中突然听见吱吱叫,开灯一看,是只小黑老鼠,正在闭着的门边寻找出路。它那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看,我头皮直发麻,反而不敢正视它,也不敢下床到外面,因为这厮当关着呐!没办法,纠结半天只能关灯再躺下,等第二天搬救兵。第二天一早,我告诉老爸和老弟家里进来老鼠了,没多大功夫,他们便在里屋角落将它捉拿。这下,我可胆壮了,凑过去瞪它,以眼还眼!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有点懵:小老鼠毛色好像变了,个头也小了点,是不是被捉后有点“气馁”和“面如土色”呢?

当晚想着能睡个安稳觉了,没想到关灯后又有了动静,好像是风匣?开灯一看,果然风匣进风口那个挡板在一动一动,啊,这不是昨天啃门儿的那只老鼠吗?原来是俩兄弟结伴进来的呀!只是这次跟前一天情形不同,它成了一只困鼠,不必再担心它可能会突然咬我一口……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深情看了风匣一眼,感激这个“救命装置”——多像现在的三杆式自动检票机呀,可进不可出!

说起风匣,已经光荣下岗好多年了吧,现在只能在古书插图中和电视镜头里看到用风匣鼓风烧火、打制铁器,但我们(农村80后)小时候,还没有普及煤气灶和电磁炉,家家户户做饭都要靠风匣来鼓风助力。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干的家务活就是帮奶奶和妈妈拉风匣了,尤其是停电的时候,吹风机也派不上用场,只能靠臂力一下一下抽拉拜杆。再小一些的时候,是坐在大人怀里帮着一起拉,说是帮忙,实则添乱,因为用力方向一变,拜杆就不能顺利推拉,再加上一只手还得护着我,就更累人了!但小小的我却不懂这么多,只顾着自己玩的开心。随着拜杆的一推一拉,身体自然地前俯后仰,灶膛里的火苗呼呼作响,映红了我的笑脸,也照亮了大人汗涔涔的额头……

码字到这里突然闪出一念:每次的体能测试项目——坐位体前屈,我的成绩总是遥遥领先,莫非是得益于小时候的拉拜杆锻炼么?

不过它究竟谁人发明,何年问世,暂无从考证。只是听老人们讲,清朝末年,定襄风匣就小有名气、享誉四方了,尤以王进村为甚,因为这里的风匣有“诀窍”——风大音脆质优良、经久耐用信誉高;再加上定襄出了“一斗芝麻”的铁匠,曾带动风匣加工业有过一段鼎盛时期。

独特的行业属性要求风匣匠比别的普通木匠在每一道工序上更加认真细致,除了坚固美观的基本要求之外,还需做得严密无缝,不能有丝毫走风漏气之处,所以做风匣的木匠一般都具有这样的品质——不怕辛苦,精益求精,极具敬业精神。

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正式提出“工匠精神”;12月14日,“工匠精神”入选2016年十大流行语。

我不禁思考,这样一种精神本身具备怎样的意蕴,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高频词?它之于当下的复兴大计又有怎样的特殊意义?我们定襄虽是雄鸡腹中的一颗芝麻,却是闻名全国的锻造之乡,而且还有不少诸如砚台、木雕甚至对外出口的乐器加工业,怎样才能在定襄的产业层面深度培育进而向社会层面广泛激发这样一种精神?如何让工匠精神来涵养“三晋文风第一县”的时代气质?

这是一种品质追求,也是一种氛围营造;是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苦行僧精神,也是甘于寂寞、坚忍不拔的修行者风尚。弘扬工匠精神,能够有力推动我县由粗放型的锻造和制造向精雕细琢的智造跃升,也能够影响和鞭策工匠群体用心钻研、勇攀高峰,但愿更能够触动和觉醒有梦想的人——为了做好将来要打造“国之重器”的“匠人”,现在就要经历千锤百炼、十年磨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