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襄摔跤

发布时间:2017-10-27   点击次数:168

定襄素有“摔跤之乡”的美誉,自古以来,摔跤名家辈出。自参加竞技比赛以来,定襄选手更是令人瞩目,2008年奥运会上大放异彩的梁磊就是定襄人。

  建国以来,定襄运动员有7人12次夺得全运会金牌,14人44次夺得全国锦标赛冠军,2人参加过两届奥运会,3人在亚洲锦标赛夺得过金银铜牌各一枚,2人夺得过亚运会铜牌。

  定襄人能在摔跤上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跟这一方水土有着密切的联系。

  军中摔跤技能民间流传

  定襄县文化名人陈应谦老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掘整理地方文史资料,对定襄文化历史了如指掌。据他介绍,摔跤起源于远古的蚩尤戏,西周改成角力,秦朝称角抵,宋朝称相扑,军中叫摔跤。流传在民间的就是军队中的摔跤之术。

  关于摔跤,在民间有两种传说。一种是,岳飞为增强部队的战斗力,在军中设立了摔跤训练项目,岳飞被害后,部属老兵陈效婴回到家乡秀容,把学到的摔跤本领传授给乡亲,以酬抗金的夙愿。乡亲们因摔跤既能强身建体,保护自身,又能抗击金人,保家卫国,便积极学习,摔跤于是在包括今定襄在内的秀容广泛流传开来。

  另一种传说是,北宋初年,宋太宗任命杨业为代州刺史,军政要事全部托于一人。但他又对杨业不大放心,便密嘱潘仁美进行监督挟制。面对强大骁勇的辽军,杨业兵少将寡,又处处受制于潘,有劲也使不出来。夫人佘赛花则认为将来自于兵,兵来自于人民,建议杨业组织民众平时习武,战时抗敌。为避免潘仁美会诬陷,又建议采取民间娱乐活动的形式。杨业欣然同意,于是,各村各寨都在自己的庙会上开始举办摔跤比赛。

  到明末清初,摔跤已在忻定一带盛行,每逢年节、庙会,都要举行摔跤比赛。届时,四方强手云集一起,挣标夺魁代代相传,演成习俗,定襄、忻州、原平遂被誉为“摔跤之乡”。

  摔跤高手各有绝招

  摔跤是定襄的传统体育活动,大人小孩都会摔跤。定襄县文化中心主任张尚瑶今年53岁,年轻的时候也经常摔跤。他说,即使是在农忙之时,只要兴致上来,几个年轻人总会向对方叫嚣,“不服气,来几把”,于是在田垄地头跌对,人人都是灰头土脸,扯破衣服裤子也是常有的事情,十分热闹。

  据陈应谦介绍,跌跤在清朝后期十分盛行,摔跤的技巧也层出不穷。“有大小揪子,前后绞子,左右踢子,背子,勾子,扑脚,搬腿,托胸,夹脖等等。名跤手多有绝招。”

  当时摔跤不仅是跤手的运动,简直是全民参与。“同治年间,每有跤赛,油坊就为跤场免费提供灯油,瓜农也自愿担来西瓜为跤手解渴。”陈应谦说。当时忻定一带最有名的跤手就是定襄季庄的李江喜。

  据了解,至清末,名跤手有定襄西营村的张鹏、张燕、张振家等。民国年间,忻定一带的名跤手有邱村的张满昌、北庄村的张银苟、横山村的李二候、北受录村的张虎灯,南兰台村的贺来年、贺文富,西营村的宋德义、张清明、张能海、补存,镡村德邢银武、邢存还,张村的高贵庭、牛富生,季庄村的李黄毛、张富保、韩计和等。

  冠军抗只羊回家

  摔跤,在当地又叫“跌对”、“跌跤”,亦称“挠羊赛”。关于挠羊,陈应谦介绍,元朝时,忻定盆地有一个大湖,湖周水草丰盛,牛羊兴旺,人民以放牧为主,休息时自行跌对,用羊作赌注,获胜者挠羊而归,备受尊敬。挠羊之说自此而来。

  此后,定襄摔跤比赛,东道主要在摔跤场上拴一只大绵羊,准备奖给最后的胜利者。张尚瑶介绍说,跤手上场摔跤,摔倒一人,属于平常,摔倒二人也是一般,连续摔倒三人,就可算作好手了,主办者便要发给一定的奖品。连续摔倒四人、五人,奖品依次加大,如果连续摔倒六人,这场挠羊比赛就宣告结束,胜利者被尊称为挠羊汉,场上拴着的大绵羊归其所有。挠羊汉要肩扛大绵羊绕场一周,以示谢意。

  为什么一场比赛要以一个跤手连续摔倒六人为止呢?在民间有两种解释,一种是阴阳说六为阴,连胜六人,为的是突出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另一种是天地加东南西北四方,合称为六极,亦称为六合,连胜六人,意喻打遍天下无敌手。

  关于摔跤,定襄县的民间故事中也多有体现。有这样一则故事,说是定襄芳兰村有个大力士,人们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相传是与宋丑子同一时代的人,因他生的魁梧,腿粗膀圆,遇事总是以力致胜,所以人称蠢骨劣。话说有一年,蠢骨劣路过忻州北湖,正逢庙会举行摔跤比赛,上前将跤旗拔下。主持见他单身,要帮他拿衣服,他说不用,抬起一根擂台柱子,将衣服压住。对一众跤手说,英雄跌对,摔倒六个才能挠羊,咱们来点痛快的,你们选6个人一起来吧。众人早被他神力吓倒,哪敢上前。蠢骨劣挠羊扬长而去。

  “二羊”更比“头羊”强

  跤场上不分年龄大小,大人小孩一视同仁。当然在比赛时,越是厉害的选手越是最晚出场。

  比赛开始,最先上场的多是各村娃娃队伍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年龄大约十二、三岁,俗称“打茬”。

  “这些打茬的娃娃,往往会成为今后跤场上的风云人物。

  小孩连续摔倒三人者,照样发给奖品。但是打茬选手如果连续摔倒四人,喝跤者(裁判)和负方领队就必须予以重视,这时,青年跤手就得上场去破跤,以防止娃娃挠羊。

  青年跤手上场连续摔倒三个对手后,从第四个对手开始,就必须摔得干净利落,否则,喝跤者有权判为“和跤”,双方重新交手。

  如果青年跤手连续摔倒五人,场上一般要出现骚动,第六个破跤者必须有绝对把握才允许上场,破了以后则被称为“保羊汉”,要受到东道主的特别嘉奖。

  但是也有例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跤手,连续摔倒五人后,看见机会来了,也力争要尝尝第一次当挠羊汉的滋味,一鼓作气,勇力倍增。而上场破跤的保羊汉又是盛名之下难符其实,结果让青年跤手如愿以偿,挠羊赛便宣告结束。

  “碰到这种情况,便需要重新组织赛事,俗称“挠二羊”。”张尚瑶说。

  挠二羊一开始便是好手上阵,龙争虎斗,各不相让。一般讲,二羊的挠羊汉更比头羊的挠羊汉实力强,因而也更受人尊重。

  运动场上定襄跤手建功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定襄的摔跤运动发生了变化,除了民间古会举行摔跤外,县体育运动委员会也经常组织全县性的摔跤比赛。比赛项目不仅有了传统的挠羊赛,还引入了国际式摔跤和柔道。

  据《定襄县志》记载,1959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上,定襄籍跤手张毛清获中国式摔跤次轻量级第一名,薄海生获中国式摔跤中量级第一名。第二年,在全国文教群英会上,忻定县被命名为“摔跤之乡”。而从50年代末,定襄就为各级专业体育队输送了不少优秀摔跤运动员。

  目前,摔跤作为定襄优势体育项目,政府也十分重视。梁佩英说,2008年4月以来,定襄县代表队参加了全国比赛1次,省级比赛5次,市级比赛10多次。成绩优异。其中参加全国摔跤比赛有8人达到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参加全省摔跤争霸赛,定襄运动员两获重量级冠军,一次获轻量级冠军。

  为延续辉煌,保证摔跤这一优势项目的传承,今年8月,重新恢复了定襄县青少年业余体校,还建立了摔柔基地。